-

南江雨仔細的將薄司寒所說的訴求整理出來:“既然是要進行這麼大規模的製作,那麼考慮到本錢問題,我覺得這款珠寶最好不要用到什麼特彆昂貴的材質,還是以設計為主。另外,我覺得想要男女通用的話,徽章會是一個很好的選擇,不知道兩位怎麼看?”

“確實不錯。”慕晚晚讚同的點頭,眼神落在了薄司寒的身上,“司寒,你覺得怎麼樣?”

薄司寒想也不想的點頭答應,伸出手來輕輕的撩起了慕晚晚耳邊的碎髮,輕笑道:“你覺得好就好,我冇有意見。”

東方潯一直坐在一邊看著南江雨的表現,見她遊刃有餘,本來懸著的心跟著放了下來:“早就聽說薄先生和夫人恩愛,今天一看果然比外界所言的關係還要更好。”

“確實,薄先生和慕小姐之間的感情,一直都很令人羨慕。”南江雨開口時,眼神落在慕晚晚的身上,透出了無邊的嚮往。

其實,她並不羨慕慕晚晚能夠得到歐霆夜的愛。

她羨慕的是慕晚晚能夠和薄司寒兩情相悅,他們兩人之間的感情至深,無法用言語來形容。

慕晚晚將南江雨的每一個表情收入眼底,笑著說道:“其實我今天來的時候還有些擔心,不過看到南小姐一切都好,我就放心了。”

南江雨歪了歪頭,不解的反問:“我一直一切都好,慕小姐為什麼這麼問?”

“昨天和歐霆夜談合作的時候,他忽然起身離開了。”薄司寒說話間摟住了慕晚晚的肩膀。

慕晚晚乖巧的依偎在薄司寒的懷抱裡,望著南江雨補充道:“當時我們正在談一場很重要的合作,但歐霆夜走的很急,我們都擔心是不是出了什麼事。”

“昨天……是昨天中午嗎?”南江雨見慕晚晚點頭,立刻聯想到了昨天中午,歐霆夜急匆匆的出現在公寓門前時的樣子。

內心不受控製的狠狠動搖了一下,南江雨下意識的低下頭,搖了搖頭後說:“冇什麼事情,多謝慕小姐的關心。”

見南江雨逃避的錯開了目光,慕晚晚的視線一轉,輕飄飄的落在了一旁東方潯的臉上。

東方潯的臉上掛了彩,此時對上了慕晚晚過於深諳的目光,他的心裡竟是產生了些許要被看穿的錯覺:“夫人還有什麼需求嗎?”

默默的將這一切收入眼底,慕晚晚的心中已經有了猜測,和薄司寒手挽著手一起站了起來:“我們的需求隻有那麼多,南小姐,希望你可以儘快給我們設計初稿。”

“好,我一定會儘快的。”南江雨說話間,起身和東方潯一起,將夫妻兩人送了出去。

等到薄司寒和慕晚晚離開後,東方潯立刻朝著南江雨豎了個大拇指:“江雨,你剛纔的表現真的非常棒!”

南江雨眼睛一亮,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頭:“那就好。這可是我第一份委托,我一定要做到完美。阿潯,我先回辦公室設計初稿了,你有事隨時來找我。”

見南江雨話音落下後興沖沖離開,東方潯的眼中更多了些許寵溺之色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