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倘若牧雲在十城大地搭個班底,穩中發展,以牧雲的能力,還是能搞點東西出來的。

不看牧雲自己,也得看金桐和紫玥兩位皇者巔峰的紫金龍蟒啊。

兩位皇者巔峰人物,跟誰都可以叫板一下了!蕭九天自認為這些年跟牧雲一起,蕭家有難的話,牧雲咋樣也得出手。

畢竟,他也幫助牧雲不少次呢!牧雲又不是那等忘恩負義之輩。

所以,對牧雲想收服十城大地,蕭九天那是極力讚成,到時候……中龍域蕭家,十城大地,再加北龍域謝家,聯合起來,也不弱雞的好吧!兩人一貓,並未加快速度。

這般行進,走走停停,也是可以不斷修行。

高陽當空,陽光明媚。

普緣和尚一路上和牧雲倒是聊了不少。

隻是這和尚張口仁義道德,閉口道德仁義,著實是讓牧雲有些受不住。

“嗯?”

前行間,大地之上,突有轟鳴聲響徹。

隨著轟鳴聲響起,牧雲低頭看去,隻看到下方一片山脈之地,有著道道身影,且戰且走,沿途不斷有人落單,有人喪命。

原本看一眼,牧雲也冇打算插手。

新世界何其之大,可能處處都有廝殺,時時刻刻都有兼併覆滅之戰。

這種事情,再正常不過了。

可蕭九天這時卻是鼻尖動了動,不禁道:“我感覺有熟悉的氣息。”

“男的女的?”

“女的!”

“去看看!”

“好!”

一人一貓,身影落下,一旁的普緣,神色一怔。

這……聽到女子,不必這麼急切吧?

下方山脈。

一群人馬約麼二十幾人,大多都是道府天君境界,為首一位道王,此刻已經是氣息微弱。

而四周廝殺聲不止,上百道身影,前後幾乎將這十幾人逃脫的可能徹底包圍。

十幾人之中,一位女子,身上血痕浸透衣衫,看起來頗有幾分狼狽。

“你們到底是何人?”

領頭的道王喝道:“我等乃是上古域瞿家之人,你們敢截殺,就不怕瞿家報複嗎?”

“切!”

另一方,包圍而來的上百人,領頭四道身影,亦是道王氣息。

這些人都是蒙著麵,身上有道器隔絕他人的探查。

左側一位道王冷笑道:“瞿家不懂事,我們給你瞿家提個醒。”

此話一出,十幾人之中,領頭道王哼道:“你們是七寶琉璃宗的人?”

“聰明!”

那先前開口的道王繼續道:“現如今,萬佛門覆滅是必然,你們瞿家,要麼投靠七寶琉璃宗,要麼投靠萬妖穀,可若是想置身事外,決計是不可能的。”

“我們已經給了瞿桐選擇,可瞿桐遲遲不做決定,搖擺不定,現在,先殺他女兒,給他提個醒!”

此話一出,那十幾人之中受傷的女子當即道:“你們以為殺了我,我父親就會抉擇了?

反倒是會將我父親推到萬佛門那邊。”

“自古以來,黃金級勢力之間交戰,青銅級勢力又不是附庸,隻是需要進貢,我們為什麼要參戰?”

一聽這話,另一位道王嗤笑道:“幼稚,不參戰,那以後,驚龍界換了主人,誰知道你們是什麼心思?”

“一朝天子一朝臣,瞿桐不知道如何抉擇,你瞿妙彤死了,他應該就知道如何抉擇了。”

這一行人等,顯然是不想再廢話什麼。

“等一等。”

就在這時,一道聲音突然響起。

“諸位,跑到人家的地盤殺人,貌似不太好吧?”

隻見兩道身影,結伴而來。

其中一位墨衣青年,另一位卻是個和尚。

“萬佛門!”

那四位領頭道王,紛紛神色一變。

整個四界大地,和尚,幾乎九成是出自萬佛門的。

普緣此刻雙手合十:“阿彌陀佛,諸位,七寶琉璃宗與萬佛門的交戰,我等可雙方解決,何必要牽扯其他勢力呢?”

“上古域瞿家不願意加入,那就不加入,無需逼迫他們!”

那領頭四人之中一人罵道:“禿驢就是磨磨唧唧,廢話真多。”

“小子,你彆多管閒事,否則……你二人也在這裡陪葬好了!”

牧雲一聽這話,來了精神,笑道:“好好好,我看你如何讓我陪葬!”

一語落下,牧雲腳步跨出,體內氣息升騰。

那股一座一座道府疊加而出的煞氣,壓迫力,立刻讓在場一位位道王,道府天君人物臉色霎變。

“道王!”

四位領頭人臉色一顫。

而且,還是一位道府千座以上的道王!“撤!”

四人二話不說,手掌一揮。

“現在跑,可就晚了!”

牧雲手掌隔空一抓。

砰砰砰……一位位道府天君,身軀爆裂。

同時間,那四位領頭道王,身軀不受控製,飄盪到牧雲身前。

“跪著吧!”

一語喝下,牧雲一掌拍下。

砰砰砰!!!四道身影,跪倒在地,臉色煞白。

直到這時,牧雲方纔看向那十幾人之中的女子——瞿妙彤,謝書書的姘頭之一。

瞿妙彤此刻看向牧雲,也是一臉驚愕道:“牧雲公子,是你……”當初見到的牧雲,初入道府罷了,而今道府開辟千座以上了?

這是什麼妖孽速度?

“冇事吧?”

牧雲笑了笑,道:“我準備前往十城大地,以後大概率會在十城大地居住下來。”

十城大地?

“這四人,我封禁了他們,你帶回瞿家,你父親如何處置,全看他自己吧。”

話語落下,牧雲隨即道:“書書現在怎麼樣?”

“他……”瞿妙彤愣了愣,方纔道:“謝家現在也不好過。”

不好過?

不應該啊。

朱楓、朱明雄都死了,萬妖穀那邊按道理,冇人會繼續為難謝家了啊。

“七寶琉璃宗這次動手,也並不隻是針對我們瞿家,驚龍界五大域內的各個青銅級勢力,都有受到針對。”

“孤皇閣、謝家、龍家、蕭家、九星門、南陽門,如今都不好過。”

聞言,牧雲點點頭,繼而道:“我明白了,這四人你帶回去吧,我先前十城之地看看,再到謝家找謝書書。”

“嗯。”

牧雲來得快,走得快。

路遇瞿妙彤,順便出手搭救,這也冇什麼讓牧雲激動的。

隻是忽然想到。

當初剛到四界大地,他還隻是道問,如今成就道王,瞿妙彤、花筠竹、龍暄午這些人,已經是被他遠遠甩開了。-